近日,因“水氢汽车”引发争议的青年汽车再次进入公众视野。据人民法院公告网近日发布的消息,因青年汽车的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按规定,

  今年,5月22日,一篇名为《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的文章在网络引发热议,报道称:河南南阳氢能源汽车项目取得最新成果,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而河南南阳市委书记在体验后,表示非常好,并用英文称赞“very good ”。而这背后,用到的正是青年汽车的“水氢发动机”动力技术。

  当时,消息一出,引发大量专家和网友的质疑,水氢发动机研制成功了? 汽车只要加水就能自由上路行驶?这到底靠谱吗?

  半年过去了,据人民法院公告网显示,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10月21日裁定终结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破产程序。至此,“汽车加水就能跑”的闹剧收场。

  河南南阳高新区的官网信息显示,2018年12月28日,青年汽车氢能源整车项目落户南阳高新区,项目首期投资81.63亿元,预计2020年建成投产。

  一些专家认为水氢发动机这一技术仅在理论上可行,实际应用却存在较大问题,这个项目或存在哗众取宠的嫌疑。

  对此,河南省南阳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工作人员当时的回复是:是记者报道的时候用词不当,它现在应该是验证的阶段,不是正式生产,工信部尚未对水氢发动机进行认证验收。

  “水氢发动机”意味着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水氢发动机”究竟来源何处?是何工作原理?

  新能源汽车专家 表示,氢气的制取是当前燃料电池汽车产业的基础,也是面临的一大难点。虽然不能直接断定是骗局,但至少存在两大疑点:一是如何实现低成本电解水制氢;二是如何将制氢过程车载完成。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汽车市场研究分会秘书长 崔东树:如果简单地用催化剂制氢的话,应该是目前科学没有完成攻克的课题。

  其实,所谓的水氢汽车,除了加水,关键还要加一种神秘材料制成的催化剂。一个用水比用油还贵的项目,怎样实现量产呢?对此,庞青年曾表示,不用购买者担忧,这是企业的事情,“如果赔钱,企业会做吗?”而对于铝粉加水包括神秘纳米材料,到底需要多大成本才能生产一公斤氢气,庞青年始终没有回答。他还称,水氢汽车的反应物提纯后,主要是氧化铝等产品。如果提高反应物的回收效率,就可以实现盈利。

  人民法院公告网信息显示,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正式宣告破产。据悉,杭州青年汽车的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二十条之规定,已于2019年10月21日裁定终结上述公司破产程序。

  更多资料显示,在优先清偿工程款优先债权额917万元及对特定财产享有担保权的债权额4.19亿元后,杭州青年汽车可供分配破产财产总额为2.14亿元,其中破产费用、共益债务691.7万元,职工劳动债权92.3万元,税款25.3万元,应缴纳社保款60.5万元,后用于普通破产债权清偿的金额为2.05亿元,清偿率为28.47%。

  值得一提的是,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并不是通常所称的青年汽车,只是青年汽车的一家关联公司。

  根据天眼查信息,杭州青年汽车成立于2008年6月19日,法定代表人为庞青年,注册资本3.2588亿元,其两大股东分别为金华青年莲花控股有限公司(持股90%)、金华星航线%)。

  杭州青年汽车的主营业务也并不是汽车制造,而是与之相关的乘用车冲压零部件和SUV汽车零部件生产,汽车批发、零售(小轿车仅限批发、零售莲花品牌汽车、进口欧洲之星品牌汽车),以及本公司生产产品的销售。

  可以看出,杭州青年汽车的业务主要是乘用车制造上下游产业链上的。实际上,前几年在全国各地高速扩张导致资金链断裂后,青年汽车的乘用车业务就已经基本停产,部分乘用车生产企业也进入了破产清算程序。

  例如,青年汽车在杭州设立的乘用车生产主体浙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与杭州青年汽车同一年进入破产程序。浙年莲花的大股东是浙年乘用车集团有限公司(持股90%),此前还在杭州市萧山区拿地建厂。不过乘用车生产尚未实际展开,青年汽车就陷入了资金危局。

  信息显示,在破产清算过程中,浙年莲花可供分配财产总额仅有1673.1万元,后在分配过程中新增破产财产(包括管理人追回的四辆小型轿车四辆、追回结余资金、银行账户新增利息等),分配总额变更为1710.9万元,清偿破产费用及共益债务、劳动债权、税款和社会保险费本后,清偿普通债权379.4万元,清偿率仅为0.3066%。

  人民法院公告网信息显示,除了杭州青年汽车和浙年莲花外,青年汽车已经破产或正在执行破产程序的关联公司还包括浙年莲花发动机有限公司、杭州亚曼发动机有限公司。

  与此同时,青年汽车集团仍有客车业务处于运营之中,但资金面却颇为紧张。据了解,目前仅公开的诉讼文件中,青年汽车集团的债务规模就至少有50余亿。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前曾在走访中了解到,青年汽车集团的产销量已经大幅下降,工厂一片萧条,工人的工资也经常拖欠数月不发。

  在此情况下,有部分债权人曾提出青年汽车集团、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破产的申请,但当地法院并未准许。

  法院认为,青年汽车相关公司以生产新能源汽车为主,属于国家扶持行业,公司部分核心资源也具备营运价值,相关公司仍在继续经营,存在通过自行协商、政府帮扶、引入投资等方式解决债务清偿问题的可能。

  公开信息显示,就在一个月前的2019年10月16日,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获得了一笔1.18亿元的扶持基金。查询相关资料发现,这笔资金应该是工信部2017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清算的资金。

  天眼查显示,目前,青年汽车集团目前已有25条失信信息(俗称“老赖”);8条被执行人信息,最近的一次在11月13号,执行标的超过2.6亿元;股权冻结信息达93条,11月7日,青年汽车集团的4500万股权被冻结。

  青年汽车集团成立于2001年1月,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庞青年,亦为公司的最大股东、最终受益人之一,持股比例36.15%。目前,青年汽车通过持有浙年乘用车集团有限公司6.45%的股份,参股了包括浙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泰安青年汽车有限公司,鄂尔多斯莲花汽车有限公司等10余家生产企业。

  和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一样,庞青年也是浙江台州人。二人甚至在造车经历上都有一致之处。据公开资料显示,1958年出生的庞青年放过牛、卖过茶,开过拖拉机,也开过小厂卖各类轮胎。庞青年与汽车正式结缘是在上世纪90年代,起点是客车而非乘用车,从引进德国尼奥普兰客车到收购股权,用了几年的时间,庞青年打造的金华尼奥普兰客车迅速在豪华客车市场上占据暂露头角。在当时的国内市场上,金华尼奥普兰客车在200万元以上的市场几乎占据100%的份额。

  庞青年开始进入轿车行业,2004年通过收购贵航云雀汽车,获得了轿车生产资质。他后来又通过与英国莲花汽车的母公司马来西亚宝腾汽车在乘用车技术上的合作,推出“青年莲花”品牌,开始向市场上投放了包括竞速、竞悦、L3、L5在内的4款车型。得益于彼时国内市场的高速增长,上述车型也获得一定的市场。庞青年加快扩张,与当地政府合作,谋划在包括山东泰安、内蒙古鄂尔多斯以及贵州石嘴山等多地建立生产基地。

  2009年,庞青年曾公开表示,欲在全国建立10大生产基地,使青年汽车的总产能达到146.3万辆,投资的地方涉及济南、泰安、连云港、石嘴山、鄂尔多斯、海宁、六盘水等,总投资计划444亿元。鼎盛时期,他甚至还试图收购瑞典萨博汽车。

  而随着萨博收购的失利,以及2011年与莲花工程的技术合作到期,青年莲花再无力向市场推出新的车型,逐渐被边缘。而青年汽车在包括山东、鄂尔多斯等地的工厂也陆续爆出停产停工的消息。由于此前承诺的项目投产情况不如预期,政府开始对青年汽车提出追偿。这进一步加速了青年汽车的资金和生存危机。

  因欠薪和欠款等问题,在2016~2017年两年里,青年汽车旗下浙年莲花涉及几十起诉讼,被多家金融机构的失信名单。

  而青年汽车集团实控人庞青年,从2018年7月至今,已经有26次被列入限制高消费名单。目前,庞青年关联企业59家,担任法定代表人48家,担任股东4家,担任高管50家。

  资料显示,庞青年已经数百次被列入限制消费名单,以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为例,庞青年限制高消费次数达114次。

  水解制氢汽车,在专家那里认为技术还没过关,在技术成熟的发达国家还没进入实用阶段,涉事企业问题多多,公司创始人多次被列入失信人执行名单,这一个个让人瞠目结舌的前提条件,都不能阻止以水氢燃料为名目的项目在一些地方纵横驰骋。

  当前,随着氢能产业的加速发展,全国各地争相计划建设氢能产业园,这无可厚非,但部分新能源车企业骗补的事犹在昨天,我们有必要睁大眼睛,看看是不是有人故伎重演。(凤凰网财经综合自:21世纪经济报道、凤凰网财经连环话、央视财经、钱江晚报等公开信息)